您的位置: 河北信息网 > 娱乐

江南小说风雨楼之西城雪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07:19:39

(一)  轻折一枝桃花,紧缠一缕翠柳,花环为冠,绿衣做嫁,她喜笑牵起他的手,桃树为证,花为媒。  他白衣胜雪衣冠亮丽,直点她眉心,许下三生之诺,我西城府司空澈,愿娶苏景容为妻,值此生生世世,不离不弃!  她粉黛朱唇,笑若翩鸿,只为他一笑倾城,桃柳为媒,天地为证,此爱天长。  青梅为伴,竹马相随,他与她,结下一世的情,许下不弃的誓言。  那一年,她十四岁,他十七岁,桃树之下私定三生,心坚不移。  那一年,她是朔阳城西一家小布行老板的独生女苏景容,他是城西西城府的七公子司空澈。  (二)  后来花落桃结枝,妙柳连着女儿心。他说此生不负,她到不离不弃。  那一年,不过一场朝堂的乱,他便忽然要离开。  容容,如今朝堂不稳,西城府乃帝王心腹,此番随父进京平乱,怕是会待个三五个月,那时之后,我定到如约归来。  灞水河畔,垂柳细抚,苏家有女唤景容,再三月便是她成人之礼。  紧握司空澈手的苏景容,眸中带泪,轻言细语道,七哥哥莫不要骗容容,延了归程。  司空澈宠溺的将一支桃花翡翠簪别她发间,拥她入怀,温柔的说道,待我归来,便娶你为妻,从此白首不相离!  怀中泪人儿身影忽颤,搂紧那白衣少年,含笑默语,好,容容等你!  灞水之上,有鸥飞过,低哑的鸣音似是唱着祝福的歌,又似凄凄的哀怨。  那一年,她十六岁,依然还是那个小步行老板的女儿苏景容。  那一年,他十九岁,也依然还是西城府的七公子司空澈。  (三)  他骑白马而去,留下一世之诺于那素颜少女,定不相负。  那一日,天降大雪,她粉色衣衫寒风中飞舞,两行清泪滑过白皙的面颊。她隐于人群中,看他离去,心里默默许下誓言,七哥哥,容容等着你回来,然后做着世间最美的女子。  那日的雪下了整整一天,她走过灞水之畔,静静的注视着那株奇怪的柳树。  白雪中翠绿的柳条随风而跃,这是西城最盛的景,寒雪柳荫。  记忆里,是她与他的真心相许。  七哥哥会喜欢容容多久呢?一生一世,还是生生世世?  七哥哥对容容的喜欢,没有界限,即使是永远,也不够。  永远也不够吗?可是,永远到底有多远呢?  永远就是我们会一直在一起,容容会一直和我在一起么?  会的,只要我们一直相爱,只要七哥哥一直都爱容容,容容就会一直在你身边。  白的雪,绿的柳,她粉衣袂袂,微笑转身,撞进少年的眸。  (四)  西城雪烬,紫荷花艳,她坐在朔阳城北星淡湖畔默默的望着一湖的紫荷,淡淡忧伤瞬间蔓延。  七哥哥,你为什么还没有回来?她手里抓着细碎的小石子扔进湖里,明亮的眸子里有碎碎的泪。  他说的三五月,她却等了三年又一春,他说回来娶她,从此白首不相离,她便等他无期限,信守当日情中诺。  一支桃花翡翠簪,她一直在身从未离,守着他,等着他,到归来……  一阵轻快的音乐响起,她未转身只是低低的唤了声,离筝。  傻瓜,又在想他了是吗?身后一身黑色紧衣的少年扔掉手中的树叶,坐在她的旁边,观望着整片的紫荷,清秀的眉宇间透着几分高贵,又加杂着些许的悲伤。  是那日的飞雪,灞水绿柳,她转身戚戚的微笑,细致精巧的模样,忽然撞入他的眸,钻进他的心。  离筝你看,那紫荷开得多艳,七哥哥离开的时候都没见过这样的美景呢,等他回来了,我一定要带他来看看。  粉衣的容容笑着将目光转向了身边的少年离筝。  那么美丽的一张脸,明媚的微笑里藏着细细的泪珠。他的手轻轻的划过她白嫩的脸颊,拭干她的泪。  傻丫头,别等了。我今天又去了趟西城府,可是他们仍旧闭门不见,不肯告诉关于司空澈的消息。  不,我要等,七哥哥说过,他会回来!  倔强的女孩,双目紧盯着满湖的紫荷,少年心疼的揽她在肩,她眼里的悲伤,是他读不懂的心伤。  (五)  离筝常常在想,如果那日,他不曾遇见那个雪中微笑的少女,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劫数?  一场大火,让她的家一无所有,失去了家,失去了家人,可是她还活着,孤单的活着。  那是她的七哥哥离开后的一年又三个月,大火吞食了她的一切,当他找到她,他以为她会崩溃,他以为,她会难过的活不下去……  但那也只是他的以为,他总那么以为着她的世界塌陷了,可那一声朦胧中的七哥哥让他忽然明白,原来她的七哥哥才是她的世界。  于是,他终于相信了这世间,真的有至死不渝的爱。  三年又一春,他给的归期,迟了又迟。  这么多的日日夜夜,没有她的七哥哥,可是她不孤单,因为有那么一群人,是她不愿舍弃的。  容容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,想起了那日与离筝的对话:  傻丫头,别等了,那样的一个人不值得你这样?  他是怎样的人我知道,我要等他,他说过,会回来的。  可是你这样要等到什么时候?如果他不回来了,你也要这样永远等下去吗?  不会有永远,只要我们一直是相爱的,我便会一直等着他,直到有一天,他,不再爱我为止!  一直相爱。一直相爱……  七哥哥,容容会一直等着你,爱着你,直到你不爱我。  万芳楼的师傅七七,风雨楼的枫少,还有九儿和玖少,他们都是幸福的,那么她呢?  茶楼之上,离筝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那个无助的女孩,心无由的疼痛。  前来的属下,在耳边低语一声,小王爷,那个人找到了。  指尖轻颤,他的眸光闪烁,再回望那粉色身影,却已无踪。  (六)  我西城府司空澈,愿娶苏景容为妻,值此生生世世,不离不弃!  待我归来,便娶你为妻,从此白首不相离。  ……  那些话,那些情,是她听过的最好听的话,可是为什么、为什么突然间就变得那么刺耳?  容容趴在小阁楼上,眼泪“叭叭”的往下掉,万芳楼的七姑娘一踏进房间,便看到了这幅令她心酸的画面。  容容,师傅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芙蓉紫薯糕,你快吃点吧,不然身体会受不住的……  紫裙的七姑娘走到容容身边,心疼的为她擦拭眼泪,别哭了,美美的脸都花了呢。  七七师傅!容容忽然扑进紫裙姑娘的怀里,伤心极了。七哥哥不要我了,他说过离开三五个月就会回来的,他说回来了就娶我,我等着,等了他三年,如今他终于要回来了,可是却要娶别人了……  两行泪,湿锦帕,芳华未动心伤痛!  七姑娘轻轻拍着容容的背安慰道,也许他有什么苦衷呢?能让我们可爱的容容坚定不移等那么多年的人,师傅相信,他决不会负你的。  七姑娘望着窗外,想起那湖紫荷,想起那座青山,枫少,步杀,世人最难理最难断的都是一个情字啊!  真的吗?可是他为什么不来找我?  傻瓜,为什么非要等他来找你,你难道不可以去找他吗?  先前还泪如雨下的容容此刻心情一下好转,七七师傅,容容这就去找他去!  七姑娘眼见着一脸开心的容容离开她的怀抱跑出了房间,嘴角轻扬起微笑。  容容,你会幸福的!  西城灞水河畔,一个月白长衫的男子静静的站在柳树下,望着清清河水,自在飞鸥,头一阵一阵的痛,太多的疑问涌上心头。  这是哪里,为什么他会那么熟悉?脑中断断续续闪过许多画面:桃花、柳环、粉衣女孩、翡翠簪……  是谁,那个女孩是谁?他抱住头拚命想要记起什么来,可是头却痛的厉害,什么也想不起来。  七少爷,哎呀我可找到您了。远处跑来一书童,拉着男子就往回走,好少爷哎,您可让老太太和舒韵姑娘好找啊!  有什么事吗,阿童?  快跟我回去吧,听说小王爷来了,老太太到处找您呢。  容容刚走到灞水河边,就看见那一袭白色背影,竟在不确定是谁的情况下大喊了一声:七哥哥!  那月白影儿似乎听到喊声转身去寻,却只见到一行迎亲的对伍吹吹打打经过,心想也许听错了,摆摆头快步离开了。  容容看着那支迎亲的队伍经过,前方已是空空落落,什么都没有。  七哥哥,是你吗?  (七)  朦胧的雾霭笼罩着整片河岸,绿色的垂柳摆动着它细长的柳条,他漫无目的的走在河岸边,来来回回,走走停停。  七哥哥,七哥哥……  谁在叫他?又是那个声音,又是那个粉衣女孩,她远远的站在柳树下,模糊的身影让他看不清她的模样。  他一边走近一边问到,你是谁,你究竟是谁?  我是容容啊,七哥哥不认得容容了吗?  容容?他脑子里一片空白,想去抓住那个模糊的影子,可瞬间扑了个空。  容容……惊喊声中,他蓦然起身,看见了床前的舒韵,才知又是梦。可这梦,已经缠了他三年了。  澈哥哥,你醒了,是不是又做梦了,容容是谁呢?舒韵跟在他身边三年多,那个名字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呢?  司空家的应老太君刚进房门便听到孙儿那声呼喊,蓦的惊住,转瞬又笑着说到,澈儿醒了啊!  奶奶,你知道谁是容容吗?司空澈第一句便问住了老太君,愣是让她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。  舒韵见状忙扶住老太君对司空澈道,快别耽误时间了,小王爷都等着呢。  司空澈目光微动,什么也没说,穿上衣服径直出了门。  离筝傲然端坐于堂前,看着那个男子大步跨入堂内,再到对他行礼。  西城府司空澈参见小王爷!月白身影单膝跪下。  西城府司空澈?离筝冷笑一声,一掌拍在桌子上,然后走到他的身前,倨傲的说道,西城府七少,你可还记得那个等你三年痴情不悔的容容?  此话一出,半跪在地上的司空澈赫然一惊,不由的抬起头来,而后赶来的老太君也僵在原地。  原来是他!之前就有下人说经常有个男的打听澈儿的事,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人居然会是当朝最盛宠的小王爷。  怔忡间,老太君忙上前谢罪,小王爷息怒,都是老身的罪,澈儿并不知情哪!  司空澈蓦然震惊的望着老太君,奶奶,您到底还有什么事情瞒着孙儿的?  对啊老太君,那个容容到底是谁呀?韵儿陪在澈哥哥身边三年,经常见他从梦境惊醒,都喊着容容。  唉……老太君自责的叹气道,都是老身的错啊!本想趁着澈儿的失忆让他忘记那容丫头,娶了韵儿圆了当年舒家与司空家那场协定,可没想到,澈儿即使失去了记忆,也还记着他的容容!  应老太君牵着舒韵的手,歉意的说道,孩子,感情的事始终是勉强不得的,司空家有负与你啊!  太君……  那个柔弱清丽的女子早已泪流满面扑进太君的怀里,天知道,她有多爱这个相伴三年的男子。  司空澈恍然明白,他以往所有的空白与寂寞,皆是那个喊她七哥哥的女孩容容。  他想见她,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她!离筝面无表情看着那些人,看着那个月白色身影消失在眼前,他的心隐约的痛了。  容容,他离开的时候,我遇见了你,他回来了,是不是就该我离开了?  (八)  灞水河畔,容容孤单的坐在柳树下,手里握着他送给她的翡翠簪,难过的流下眼泪,真的真的好伤心啊!  七哥哥,你真的不要容容了吗?那些你说过的话,都不算数了吗?  平静的河面上泛起几丝涟漪,一圈、两圈的波纹在河里荡漾开来,冰凉,动人……  下雨了呢,粉衣可爱的少女似乎并不在意,依旧坐在青青的草地上,看着簪子发呆。  七哥哥,你会来给容容撑伞吗,就像从前一样?  七哥哥,你许给容容的那场雪,还会下吗?花瓣飞舞的天空,美丽的嫁衣,鲜艳的红烛,我牵着你,就像你牵着我一样,不离不弃。  七哥哥,容容真的好想你,我爱的你,去哪里了?  一滴一滴晶莹的泪落在翠色的簪子上,剔透闪烁就像她明亮的眼睛。  不远处,那个撑着蓝色油纸伞的男子,静默的走着,一步一步走向他深爱的女子,听她的噫语,听他们的爱情。  傻容容,又忘了躲雨了。  不是有七哥哥吗?随口的回了一声,那个粉衣的女孩蓦然怔住,眼泪静止在雨里,转身,回眸。  飘零的雨,瞬息间静止!七哥哥……  眼泪忽地泛滥,那个粉色娇俏的人儿喜极而泣的看着面前月白长衫的男子,原来那天见到的人真的是你!  只是新人花轿挡了我们相逢的目光。司空澈深情款款的注视着这个女孩。  他记得这个可爱的女孩子,她手里的翡翠簪,她说的那个约定……  雨停了,她笑了,他也笑了。  远处,那个干净却孤傲的男子却更显孤单。  容容,你终是成了我这一生寻找幸福的劫,从此,我便不会再有爱情!  转身,绝然离开。  (九)  就在那个黑衣少年离开的刹那,灞水河畔,风起,那株百年不枯的柳树,纤细翠绿的柳叶忽然大半飞离母树,飘飞在风里,绿色盎然!  粉色裙裳的女孩惊奇又兴奋的拉着月白男子的手手舞足蹈:  好美好美,好像一场雪,一场绿色的雪,就像七哥哥给容容的那场约定一样!  那个约定——  带着她,看一场最美的下在西城的雪。  司空澈目光深邃的望着这场“西城雪”,温柔拥着怀里的女孩,眼睛里有无限的柔情。  容容,七哥哥给你的承诺迟了整整三年,你可怨我?  不怨,容容说过,会一直爱着七哥哥,直到七哥哥不爱我,现在,七哥哥还在,容容就是幸福的。  我给你的承诺迟了整整三年,你可还愿?  什么呀?女孩微红着小脸。等我归来,便娶你为妻,从此不离不弃!司空澈宠溺的看着怀里的人儿,容容,做我的新娘可好?  好……  灞水河畔,风停了柳落,满世界都是绿柳的柔情,粉的裙,白的衫,暖暖的情,忽地醉了一路行人。  清清的河面上,一双漂亮的水鸟儿相携游过,泛起阵阵涟漪。  人们给它们起了一个美丽的名字:鸳鸯! 共 501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什么是浆细胞性包皮龟头炎
昆明哪家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好
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