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河北信息网 > 科技

丁香青春巧结天缘小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7:59:05

一  “抓小偷啦!抓小偷啦……”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边追赶,边有气无力地喊着。  那小偷也有两下子,一个飞跃,就上了房顶,向那老妇人白了一眼,意欲速速离去。就在闪电般的瞬间,一块小石头横飞过来,打在那小偷的腿上,只听见一声“哎吆”,他便从房顶滚落下来。  “灞河女侠在此!何方毛贼,竟敢在此撒野。”一位手握长剑的女侠从天而降,她脚踩那小偷的胸膛,厉声喝道。却说那小偷仅仅瞥了一眼,便浑身打着哆嗦低三下四开始求饶,之前抢劫时的得意劲头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老妇人接过自己的钱袋,向那女侠再三致谢后,转过身走了。“滚蛋!”女侠一声令下,吓得那小偷连滚带爬一溜烟没了影子。  “徐大小姐好身手啊!”就在她沉醉于被众人夸赞的氛围里,府里的下人着急忙慌前来,在她身边低语几句。她一拍脑门,惊呼“该死,竟然忘了这事”,连忙跃起,空中连续几个飞越,直奔府邸。  却说那日一大早,城东灞河附近的徐府门前便被前来凑热闹的人群围得水泄不通,据说是有人前来求亲。这上门提亲不过是件寻常事,却引来这么多人前来围观。这究竟是为何呢?说来话长。  说起徐府的当家主人徐老将军,那是灞河一带,甚至在长安城乃至全国境内,都是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。他虽然出身贫寒,但却少有志气,小小年纪便呈现出同龄儿童所没有的智慧,而且力大无穷,能单手举起灞河岸边的巨石,可见其勇猛过人。家境的贫寒,导致他没有过多下学堂学习的机会,仅仅读了一年半载书,刚刚能认识一些字、会算点简章的账目,便不得不辍学回家务农。后来,适逢朝廷招兵,他即应征入伍。而后因表现突出、有勇有谋,得到主帅郭子仪的赞赏,成为他的贴身护卫。没过多久,“安史之乱”爆发。当时他虽是一名普通的护卫,而且没读过多少圣贤书,但他却懂得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”的责任,于是恳求主帅分给他一些兵马前往一线参与剿灭叛军。起初,郭子仪不许,但他一番陈词后,惊得郭帅哑口无言,他没想到这位普通的护卫竟然有这等壮志,于是分给他三万兵马,并亲传兵法,令其前往平定贼军,报效国家。当时,这位徐将军仅仅年方二十有五,虽然他年轻,但军中无人不知他的光辉历史,不但没人轻视他,而且屡屡拥护,上下一心,多次重创敌军,为平定叛军立下无数的汗马功劳。等大军完全剿灭叛军后,郭帅率领大军班师回朝,皇帝为所有功臣全部加官进爵。可这位年轻的徐将军却做了一件足以令众人震惊的事,他没有接受皇帝的封赏,而对皇帝上奏折称:今贼军已平,国内再无战事,臣需回归乡里侍奉家母,若国家有难,臣会再次回朝尽人臣之道。这一番举动,深得皇帝赞赏,随后准奏他回乡,并给他在老家新建了府邸、分了良田,并由当地官府解决他的一年用度,逢年过节,皇帝还给予额外的赏赐。  一晃过了几十年,虽然皇帝更替多次,但每任皇帝都念其平叛之功,屡屡给予丰厚的封赏。每任皇帝之所以善待于他,就因他懂得韬光养晦。徐将军当年奉旨回乡后,深知皇帝不会放心他,于是整日游手好闲,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,整天游山玩水。皇帝得知信息后,对他再无猜忌,并给予更丰厚的恩赐,而且吩咐子孙后代都要铭记徐将军对国家的功劳。  到了大唐元和年间,当朝皇帝采取多项措施,连下多项政令,经过多年的励精图治,终于将“安史之乱”的遗留问题彻底根除,国家开始养民生息,社会渐渐恢复平静,长安城的昔日繁华逐渐露出真面目。鉴于国家经济渐渐复苏,皇帝对徐将军的恩赐变得更丰厚。徐将军虽然解甲归田多年,但皇帝往往还称他为“将军”,民间百姓也纷纷效仿,以“老将军”称呼。  这位年近七旬的老将军是个有福气的人,不但子嗣繁多,而且各个都有出息,先后成年并婚配,虽然没有像他父亲那般在战场建功,但也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不小的成就。鉴于“安史之乱”对国家的危害,徐老将军嘱咐所有儿子都不能崇武,而要习文但却不为官,这样才能永远延续圣恩,而且不会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。说起那些儿子,徐老将军屡屡称赞,但要提起他的小女儿,便是直摇头。  早年,老将军先后得了几个儿子,却一直没有女儿,便期盼着能得个娇女。好在老天成全了老将军的愿望,他老年得一幼女,取名“依依”,生得白白净净,皮肤娇嫩,五官俊美。从这名讳就可以看出,老将军希望女儿能如同小鸟那般的依人、可爱,可事实却并非如此。由于老年得女,徐老将军对依依爱护有加,于她,和那些儿子不同。老将军的家法异常严格,这是为了防止子嗣嚣张跋扈而特定的,到了依依这里,便显得宽松许多。尤其是徐老将军不允许儿子崇武,而他的一身武艺却落得个没有传人的结局,然而他又不愿传给陌生人。到依依渐渐长大后,他便决定将武艺全部传给依依。他当初想,女儿家出门在外,习得武艺可以防身之用,一旦依依外出,他也放心。于是,老将军将一生所学全部传给依依。这下倒好,徐家小姐长大后,整日里就顾得舞刀弄枪,一点也没个女儿家的样子,惹得老将军懊悔不已,但却为时晚矣。而且即便老将军训斥这位将门娇女时,也是细声细语地教导,丝毫没了早年的将军风范。后来,老将军眼瞅着自己整日里的教导没有任何效果,依依也长大了,也到该找个人家的时候了。起初老将军为了将依依多留在身旁几年,便没有着手操办这事。  提起为依依找女婿的事,更令老将军伤脑筋。虽然老将军在当地颇有名望,而且也有不少人家托人前来求亲,但依依却总在背后捅娄子。凡是前来求亲的媒人走后,依依便拿着宝剑到那户人家里胡闹一番,时间久了,再也没人敢去提亲了。老将军得知宝贝女儿的胡闹后,便严厉训斥一番,但却好不了几日,又犯了老毛病。老将军对此大伤脑筋,然而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待几年以后的武状元比赛后,选择武艺高强的可靠后生,奏请皇帝下旨赐婚。从那以后,老将军便不再怎么约束依依。  依依见爹爹不再管教自己,便依仗高强的武艺,自诩为“灞河女侠”,好打抱不平,专管乡间的一些不平事。久而久之,在长安城里也闯出了不小的名堂。不论走到哪里,都是万人空巷的局面。就连老将军年节奉旨入宫赴宴时,也听得皇帝向自己说起他家女儿干的这些事,惹得这位老将军不知该如何向皇帝回应,只能含糊应对了。  自从徐依依的名气大了之后,再也没人前来求亲,哪户人家愿意娶这么个整日里好管闲事的媳妇啊,那要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才怪。却说那日,有媒人前来求亲,这还真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,听闻此事的乡亲们都围在徐府门前等着看热闹。徐老将军正用完早饭,刚刚准备出门,却听得下人来报有人前来提亲,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惹得老将军有点愕然。虽说老将军已打定了注意,但既然有人来了也不能不见人家,于是吩咐下人去请。  老将军于正厅就坐,等待媒人前来。稍时,媒人携带礼品进来,先给老将军请安,再将求婚贴递上。老将军吩咐下人上茶,接过帖子一看,原来是江南一位名叫“杨柳”的书生前来求亲。老将军顿时乐了,心想还真有胆大的啊。老将军与人和善,虽然有功勋在身,但却不傲气,不论待谁都是客客气气的。有人前来求亲,固然是好事,但仅凭一个文弱书生怎能降得住自己那位一身武艺的女儿呢?  老将军叹了叹气,对媒人说:“你家老爷可知晓小女?”  媒人见老将军问话,顿时起身答:“回禀老将军,我家老爷夫人都知晓,而且公子也仰慕小姐许久,且得到两位高堂允准,今特委托在下前来求亲。”  老将军听完这话,随口说道:“令老爷的心意,老夫心领了。只是小女习得一身武艺,我怕令公子无法约束。”  媒人早知老将军会这么说,便快速回应:“谢老将军为我家公子着想,只是我家公子确与小姐百般相配,这是天作地和的良缘哪!”  老将军还以为媒人是来奉承自己的,便说:“你且回去,容老夫细细斟酌,再派人告知。你先下去吧。”  媒人还欲再进说辞,见老将军先对自己摆手,再端起茶杯喝茶,他便不再说话,知晓这是“送客”的意思。紧接着,就有仆人前来示意媒人该走了。  媒人刚刚出了门,徐依依便怒气冲冲地跑进来,大声嚷嚷着:“你不是着急把我嫁出去吗?这有人来提亲,你为何不答应呢?”  虽然老将军与人和善,但敢和他高声说话的家人,只有眼前这位小女儿。面对女儿的责备,老将军没有生气,只是带着稍稍责备的语气说:“首先,你不该骗我,前几日你明明说是个练家子,结果却是个书生;再说就你这一身的武艺,那书生怎能管住你。就你这火爆脾气,嫁到那人家里,还不把别人家房子给拆了?”  徐依依听爹爹这么说自己,顿时极了,声音大了几个分贝,直接吼道:“你就这么说自己的女儿啊?”  老将军见女儿怒了,赶紧规劝:“哎!你这些年的所作所为,京城里,谁不知道呢?”  徐依依稍稍愣了愣,接着说:“那是过去,我现在学好了。”  老将军毫不客气,直接道:“你要能学好,灞河里的水早干了。”  就这样,徐府这父女俩开始辩论起来。纵使徐依依好话说尽,老将军就是不点头,气得她直接转身走了。  为何徐依依偏偏对前来托人求亲的杨柳如此上心呢?其实他俩已经认识多时,而且是一见倾心,却被不知所以然的老将军给委婉回绝了。    二  杨柳是江南人士,他赴京是为了去赶考。身在江南,他早已知晓闻名于世的“长安八景”,尤其对“灞柳风雪”特感兴趣。为了赏阅长安城的美景,春节刚过,他便匆忙赶往京城。杨柳出身书香门第,但却对那些江湖人士特别敬佩,屡屡结交江湖侠士。他这一路走来,遇到无数谈得来的英雄豪杰。杨柳虽已年过二十,但还没有成家,家里高堂倒也没有逼迫他,只是托人四处打听,并嘱咐孩儿在外留意,以备早日了却这件大事。  话说杨柳到达长安城后,已经到了春天,这恰好正是赏阅“灞柳风雪”的最美时节。他先找好住处,安顿好后,便只身前往赏景。却说那灞河堤岸,栽着两排高大挺拔的垂柳,每逢暖春,那里便是垂柳青青、柳絮漫天,恰似冬日里的漫天飘雪,引得无数文人墨客前往观景。待杨柳风尘仆仆赶到时,看到那茂密的垂柳、清澈的灞水、漫天飞舞的柳絮,再听着潺潺流淌的水流,顿时惊得他说不出话来。眼前的那一切,太美了。这真是“此景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”啊!他感叹一番后,沿着灞河堤岸缓缓前行。  那日也巧,徐依依也出门了。以往她出门时,老将军从不过问,长安城里谁不知道大名鼎鼎的“灞河女侠”呢?再说她那一身武艺,纵使大内高手和历年的武状元也讨不到好,更何况是普通人呢!  别看徐依依习得一身武艺,看起来大大咧咧的,好像没什么心眼,其实她心里什么都懂。老将军对她的爱护程度,她怎会不知呢?别看她时常打打闹闹的,可心思比那些哥哥们要细得多。老将军害怕书香门第的人家管束不了她,便一心想着找个习武世家,哪怕是家业稍稍差点都无妨,主要是人品要贵重,而且要知书达礼。书香世家,懂得礼数,这是肯定的。但对于那些习武之人,却成了另外一码事,他们往往不遵循什么礼节,只注重情义。长此以往,徐依依的婚事便耽搁了下来。徐依依想过要自己物色一个,可无论她走到哪里,那些青年才俊都没人敢靠近她,她也无奈至极。  徐依依满怀心事,沿着河堤漫无目的地走着,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来这里?虽然灞柳很美,但她却无暇赏阅,只是一个劲地想着那些烦心事。就这样,胡乱走着,结果突然听到一阵吟诗声。“古桥石路半倾欹,柳色青青近扫眉。浅水平沙深客恨,轻盈飞絮欲题诗。”徐依依本来就心情不好,听到这里,顿时生气极了,急忙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四处寻找,果然不远处站着一位儒雅书生。只见他手握折扇,头戴丝巾,身著一袭白色长袍,站在垂柳下,望着不远处的青山。  “他站在那里干什么呢?”徐依依绞尽脑汁苦想着,转念又想:“就是他令我更加难过,待我过去狠狠教训一下,竟敢搅扰姑奶奶的雅兴。”她打定主意,便飞快地跑去。那位书生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,他并没有听到“灞河女侠”前来的脚步声,而只顾得赏阅眼前的美景。“太美了,太美了!”他不断默默地赞颂着。  且说徐依依连跑带飞赶到扰乱她心情的书生面前,见他并不理会自己,顿时更加生气,火冒三丈,大喝道:“你,站在这里干什么呢?没听到我的脚步声吗?”  那书生微微一愣,回过头,只见眼前站了一位手握长剑、身著一袭粉色外衣的女子。看得出来,她很愤怒,胸脯不断上下起伏着,脸颊处已经隐隐有了汗珠,一头乱了的青丝在微风中稍稍抖动着。书生仔细打量了身前的女子,见她这么一副打扮,还以为遇到了江湖中人,于是开心极了,乐道:“小生是江南人士杨柳,特来进京赶考,听说此地风光甚美,特来一观,结果入了迷,不知侠客到来,失敬失敬!” 共 1102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春季预防泌尿感染的措施
黑龙江好的医院治男科
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